從一幅畫看瀏覽器的不同

文娛

11-12 10:00

如果你的瀏覽器會畫畫,那它會畫出怎樣一幅畫呢?

如果瀏覽的小說文字多,那可能是文字組合多多的黑白圖畫;如果是在線刷不同的動漫作品,那估計是色彩繽紛的波普畫作;要是每天都在看攝影美圖,那瀏覽器畫出的可能是一幅光影變幻的印象畫。

可惜瀏覽器不是 AI,沒辦法根據自己的代碼、特性來畫一幅畫。

▲ Chrome 的畫

但這也沒關系,數字藝術家 Diana Smith 設計了一串純 web 的代碼,每個瀏覽器在加載頁面時都會將其呈現為繪圖。

Diana Smith 一直以來都在進行的嘗試是用 CSS 和 HTML 作出畫作。所有的元素都是手動的輸入,僅允許使用 Atom 文本編輯器和 Chrome 的開發者工具進行操作,同時 SVG 元素的使用也可能受到限制。它的項目和源代碼都可以在 GitHub 中查詢。

這一次,Diana Smith 的「作畫」和不同的瀏覽器有關。除了 Chrome 瀏覽器能夠呈現圖片本身預想的畫作外,其它瀏覽器都會「畫」出不同的圖像。這也展示了不同瀏覽器轉換工作的差別。

▲ Diana Smith 的其它藝術作品

這不是說其它的瀏覽器都不如 Chrome,只是作者在一開始并沒有考慮過跨瀏覽器兼容的問題。

但就是因為沒有兼容,這串代碼反而畫出了不同的「有趣」圖畫。

由于這個項目的藝術性,因此我不關心跨瀏覽器的兼容性,所以實時預覽可能在除 Chrome 之外的任何瀏覽器中看起來都很可笑。

在 Safari 瀏覽器中,蕾絲的花邊裝飾覆蓋在了女人的臉上,這片蕾絲本應該出現在女人的脖頸后方作為裝飾品。

▲ Safari 的畫

而在 2014 版本的 Opera 瀏覽器中,畫作變得更加詭異了,有了一種全然不同的風格。脖子分成了三個部分,眉毛、頭發、眼睫毛的位置都出現了偏移和錯位,以一種更像條碼的方式展現。脖子、眼睛也出現了位置的偏移,這是一張平面的、詭異的畫作。

▲ Opera 的畫

而讓人感覺十分復雜的是 Edge 瀏覽器。雖然他的名字 Edge 有「邊緣」的意思,但在這次作畫中,它自動「畫」掉了所有的邊,讓項鏈消失,使整幅圖畫更為平滑。

這幅畫作還是所有畫中看起來最為陰沉的一幅。

▲ Edge 的畫

還有曾是世界上最流行的瀏覽器——Netscape Navigator(網景領航員),盡管它的市場占有率一度達到了 90%,但今天可能很多人都沒有聽過它的名字了。

即便如此,它依然是最有風格的瀏覽器創作者,畫出的圖像自成一派。

臉變成了方塊,嘴巴、眼睛等五官都變成了不同大小的方塊,深色的毛發變為了條碼狀的線條。有點像樂高,也有點像《我的世界》風格。Vice 覺得這個顏色和微軟的 Edge 瀏覽器基本保持了一致,或許是因為這兩家公司都曾統治了九十年代。

▲ Netscape Navigator 的畫

Diana Smith 說:「當你在不同的瀏覽器上查看這張圖片時,你就像是在查看互聯網的歷史,以及當時用戶對瀏覽器的要求。」

事實上,雖然這個數字藝術完全是藝術方面的探索,但也很容易讓人聯想想到中國多年前的一場營銷活動——IE6 殲滅戰。

當時還有很多用戶在使用存在較大安全隱患的 IE6,于是 360 號召大家和周鴻祎一起「真槍實彈」地消滅 IE6。用戶只需要登錄活動主頁就能自動檢測用戶瀏覽器的 IE 內核版本,檢測自己是否正在使用不安全的 IE6。

若用戶瀏覽器內核為 IE6 版本,主頁的哆啦 A 夢就無法顯示出本來的形象,五官扭曲,分辨不清。而 IE8 內核的瀏覽器則能很清晰地顯示哆啦 A 夢,圖片顯示的直接不同也能提醒用戶升級瀏覽器。

七年前的營銷活動和今天的數字藝術品,二者都很有趣。

登錄,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

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

正在加載中
同城游美女捕鱼技巧